紫藤

甜(ABO维勇,医生护士paro)

采蘑菇的小红帽__:

14. 
 
 接下几天发生的事却完全出乎了勇利和维克托的意料。 
 
 自称是维克托以前研究所的实习生千里迢迢地从俄罗斯坐飞机过来和医院院长抗议,先是大不敬地大声宣扬“维克托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绝对发挥不出才能”,又在听说了维克托和勇利的事情后生气地像一只炸了毛的野猫。 
 
 “你这个拖后腿的omega只会给维克托增加负担,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就给我爱滚多远滚多远!” 
 
 完全不知道这句话到底伤了勇利心多深的小猫在放下狠话后便又急急飞回俄罗斯,临走前还不忘继续威胁勇利:“要是因为维克托不回俄罗斯而导致我们的研究进度落后,你就是给他生多少个小屁孩都没用!” 
 
 而这些话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胜生勇利医护,在兢兢业业无比认真绝不出错地工作了一年又一个半月后,终于承受不住压力而给病人打错了吊瓶。 
 
 偏偏那个病人还是以脾气不好在业界闻名的商业大佬。 
 
 一时间医院便闹开了锅,老院长带着各科主任亲自出面道歉并承诺免除所有医药费,勇利也不出意外地被停职了整整一个月。 
 
 与此同时收到打包回家面壁思过的处分的勇利正坐在医院门口的板凳上以45度角面朝天的姿势思考人生。 
 
 他觉得他这一生活得太失败了。 
 
 先是活了20几年突然从beta变成了omega,之后又立刻迎来发情期和一个才认识几天不到的天才alpha狠狠地干了个爽,然后又在和对方举棋不定的感情状况下被一个将近小自己一轮的俄罗斯少年骂得一文不值,最后还搞砸了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唯一并且绝对不能出错的工作。 
 
 ……啊啊,好想自杀,好想死。 
 
 勇利突然有点想抱头痛哭。 
 
 临走前同期的同事们看着他的怜悯眼神让他记忆犹新,甚至还有人劝他别因为压力太大搞垮了身子而给他了一叠牛郎名片。 
 
 “他们都是beta,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怀孕的问题。” 
 
 似乎在那名俄罗斯少年来过医院后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原配来和小三抢男人。 
 
 ……呸呸呸,什么原配,什么小三,真是不吉利。 
 
 想到最后勇利已经是认命地放弃了思考,他机械地将手里的一碟名片塞进包里,全然不顾其中的几张随风飘落在地。 
 
 然而那些应当就这样永远呆在地上当作肥料的名片却意外地被一张大手捡起。 
 
 “特殊按摩服务,舒缓压力,价格实惠,任君挑选……”手的主人字正腔圆地一字一句读出了卡片上的字,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明媚。 
 
 “呐呐勇利医护,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 
 
 胜生勇利,omega,23岁,此时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死亡的恐惧。 
 
15(伪).然后就干了个爽。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6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原著向

#私設有,OOC可能有

#作者近來三次元繁忙,更新不定但會努力噠

#喜歡本文的人請用力朝著❤按下去



黑色的身影在冰面上舞動出優美的圖樣,柔韌的四肢隨著無形的旋律伸展,每一個俐落的點冰都讓這首無聲的舞蹈更添魅力。

距離賽季還有近四個月,勇利正在完善自己的短節目,這次是他首次嘗試自己編舞,他希望能夠拿出讓自己滿意的成果。經過了和維克多一起的上個賽季,他發現不論是滑冰技術還是對表演的堅持,自己都遠不及維克多。一味的依賴是不行的,他必須要在不造成維克多的負擔下做到自己分內的事。

此時,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肉體撞擊冰面的碰撞聲,勇利轉過頭時看到尤里正從地上爬起來,下意識皺了眉頭。

如果沒記錯,這是尤里這個早上第三次以上摔倒了,最近兩個禮拜尤里跳躍失敗的狀況明顯增多,勇利忍不住為他擔心。

此外他還發現尤里似乎長高了,原本只到自己鼻尖的少年已經快要可以跟自己平視,聲音聽起來也怪怪的,低沉中帶點沙啞,屬於變聲期特有的現象。

對方目前正在面臨大多數滑冰選手都會遇到的坎,也就是所謂的成長期。隨著身形快速抽高帶來的身體重心轉移,多少會影響到跳躍的平衡,選手往往要重新調整多年來的習慣才能維持原來的水準。事實上,因為無法克服生長期的影響而黯然失色的滑冰選手不在少數,勇利就見過幾個比自己年少天才的選手因此受盡挫折。

午餐時,他向維克多提出自己的擔憂,對方卻朝他微笑,說:「那麼,勇利想要怎麼做?安慰尤里奧嗎?」

勇利搖頭:「不是。」尤里絕對不想被他安慰,那個少年的脾氣是無法忍受被視為弱者的,即使自己沒有那個意思。

「你不用太過擔心,尤里奧沒有那麼脆弱,他比誰都清楚自己的處境,所以他會一直摔到能夠找回過去的感覺為止。再說了,假使他真的無法跨越這道障礙,這也表示他就只有這點能耐……你真的覺得他會被這種事絆住嗎?」

「他不會。」這點勇利相當確定。那可是尤里‧普利謝堤,只要認定目標就死咬不放的冰上老虎。

「說起來,維克多曾經為成長期苦惱過嗎?」

「有的喔!」

「咦?真的嗎!」勇利瞪大眼睛。

維克多歪著頭回憶:「大概十四、五歲的時候,我兩個月內長了快七公分,晚上都痛得睡不好,現在想想還真是懷念。」

「原來維克多也有這種時候啊?」

「你說什麼呢?我總不可能生來就這種身高,說起來當時我還因此錯過了一枚金牌,幸好之後成功調整回來……勇利你呢?你又是怎麼度過生長期的?」

「我的話,其實我不太確定。」勇利皺著眉頭,「我開始抽高是在到底特律受訓之後,當時身體和心理狀況都沒有調適好,而且平常我就很常因為跳躍摔倒,一開始練四周跳時也是摔得很慘,要說那個跟生長期有沒有關係,大概是一半一半吧?」

「哇喔!真有勇利的風格。」

「我又不是像你這種天才,多練習的話當然會多摔啊!」勇利覺得自己被嘲笑了,於是低頭悶聲喝湯。

維克多看他柔順的眉眼被略長的瀏海遮住,忍不住伸手撥開下垂的髮絲,心想是時候去剪一下了。

勇利滑冰的姿態很美,就算只是練習基本圖形,那種專注的神情都讓他忍不住被吸引。他說自己不是天才,維克多卻認為他是「努力的天才」,至少自己就沒辦法像他這樣熱愛練習。就算跌得滿身瘀青、氣喘不上來,只要身體還能被意志力驅動,勇利就會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自己說「再來一次」,每當這種時候,自己就有想親吻他的衝動。


TBC.

下章盡量長,盡量……

Your musk.

暮烨:

甜饼!不开车!短小!日常!
艺术源于生活!
我感觉是无差偏维勇!


【大概是发生在他们在中国站亲亲完回到长谷津、俄罗斯站还没开始的时候。】

“我以前就觉得了,勇利房间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
维克托一手撑在门框上,看着不知在桌前写什么的勇利。
“哎是吗?”
“跟我亲戚家的味道有点像,当时我以为是因为他们家有小孩,所以一直有股奶味。”维克托忽然露出了然的神情,“啊——也许是因为这个房间里也有个宝宝。”
然后他收获了勇利的白眼。

维克托偶尔会考虑午睡,尤其是现在——
他饱足地躺在勇利床上,把脚边的被子一股脑拉到下巴,然后深吸一口气。跟他预想的一样,一股淡淡的奶味顺着气流从被窝里逸出。
他索性钻到被子里又仔细闻了闻。嗯,很香。
然后他捂在被子里睡着了,被子裹住整个身体,只露出头顶和供换气的一条缝。

勇利坐在床边和自己教练道过晚安后准备钻进被子,却看到维克托迟迟不离开。
“果然是奶味。”
“啊?”
“我今天中午在你床上睡了一觉,被窝里都是勇利的味道~好闻的。”
“………维克托你该睡了。晚安不送。”勇利干净利落地爬进被窝。维克托瘪瘪嘴,拉开门准备离开。
“还有!”勇利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捂得闷闷的,“哪里有奶味!枕头上都是维克托的头发香!”说完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些,然后憋着一口气,跟死人一般一动不动。

清晨,尼基福罗夫教练没有叫醒学生胜生,而是钻进了他的被窝。
他们并排躺着。
维克托的举动似乎是弄醒了勇利,一串不明意义的音节从身边传过来。
古话说得好,还没完全清醒的宝宝是最可爱的宝宝。“醒了?”
“嗯……维克托。”勇利在被窝里换了个姿势。“到起床时间了吗。”
维克托听到身边不布料细微的摩擦声,然后是不断吸气的声音。
就像是闻气味的小动物。
“该起床了。”维克托也学勇利嗅了嗅,“奶味的。”
“奶你爸爸。”勇利睁开眼,一巴掌盖在维克托的头顶。

维克托抱住勇利。
“有困难的时候就抱一抱别人,他们就会帮你了。”
“早点回来。”他听到勇利这么说。
维克托一直觉得他们的身高差刚刚好,用好的时候自己贴着勇利的耳朵,勇利埋在自己的颈窝。他深吸一口气,奶味混合着布料的味道冲进鼻腔。他没说话,但很显然勇利知道他在闻什么。
作为回应,维克托觉得自己的屁股被拍了一下。
哦呀,学生越来越大胆了。他笑得不由自主。
回来要好好让他记住自己的味道才行。